• 四川發展的七個有利條件 如何正確認識?如何抓住用好?

    時間:2019-01-11 09:27:39 來源:四川日報

    我國發展當前仍處于并將長期處于重要戰略機遇期。作為經濟大省、人口大省、資源大省和科教大省,一系列國家戰略、重大政策、開放創新平臺在四川交匯疊加。省委經濟工作會議提出,在把握國家層面“五個新機遇”的同時,還要堅定不移抓住用好四川發展面臨的有利條件,推動實現更大發展。我們邀請七位專家、學者,對七個有利條件進行解讀。

    七個有利條件

    1

    抓住用好融入“一帶一路”建設、長江經濟帶發展國家戰略的有利條件

    2

    抓住用好中央實施新一輪西部大開發戰略的有利條件

    3

    抓住用好宏觀政策逆周期調節的有利條件

    4

    抓住用好中央加大基礎設施等領域補短板力度的有利條件

    5

    抓住用好中央實施成渝經濟區區域規劃、培育全國重要增長極的有利條件

    6

    抓住用好推進軍民融合發展和全面創新改革的有利條件

    7

    抓住用好打好脫貧攻堅戰、中央對“三區三州”等深度貧困地區幫扶力度不斷加大的有利條件

    走進國際大循環

    突破戰略上的“盆地”

    □李后強

    古代四川被稱為“四塞之國”。橫斷山、路難行,蜀道難、難于上青天。四川的發展速度與開放的程度成正比,越開放越發達。進入新時代,省委作出了“四向拓展、全域開放”的決定,要求抓住用好融入“一帶一路”建設、長江經濟帶發展國家戰略的有利條件,加快建設內陸開放高地。這就是要以大開放促大發展,變“后方”為“前方”,變“盆地”為“高地”。

    融入“一帶一路”,走進國際大循環。普利高津耗散結構理論認為,只有開放才有生命力,大開放促大發展。四川與沿海地區的最大差距在于思想解放程度上的差距。有的人有“思想翻不過二郎山”的“盆地意識”,有推崇慢節奏的“休閑意識”,有小富即安的“安逸意識”等,這些與高質量發展要求不符,必須突破橫斷山脈,跨越喜馬拉雅,張開雙臂,從海上和陸地迎接八方來客。這樣的維度決定了四川發展必須抓住“一帶一路”建設的重大機遇,首先要突破地理上的“盆地”,再是要突破思想上的“盆地”,最后還要突破戰略上的“盆地”。

    融入長江經濟帶,共建中國第四極。成渝經濟區與長三角經濟區地位同等重要,分別是長江經濟帶的鳳頭豹尾。省委遵循中央要求,努力建設長江上游生態屏障,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正攜手重慶把成渝經濟區建成中國經濟增長第四極。如果說長江經濟帶是一部電視連續劇的話,那么四川就是這部劇的序篇和首集。經過改革開放40年的“接力跑”,四川有了開放的基礎和發展的潛力,已與230多個國家和地區建立經貿關系,在川落戶世界500強企業347家,雙流機場開通國際(地區)航線114條……

    抓住有利條件,推進開放高地建設??傮w看,目前四川的開放層次不高、開放范圍不廣、開放程度不深,必須深化“四向拓展、全域開放”方能后發先至。四川是南北絲綢之路的節點、長江流域的源點、胡煥庸曲線與北緯30°線的交點,地處中巴經濟走廊、中印緬孟經濟走廊的腹心地,是“一帶一路”的產品供應地,向東是大海,向西是高地,區位獨特,優勢突出。四川既要做“唐僧”,也要做“鑒真”,向西和向東開放并行,在更寬領域、更高層次整合資源,突破盆地,擁抱世界。抓住重大戰略機遇期和各種有利條件,吸引更多投資者“西進”,打破“海拔越高,經濟水平越低”的魔咒,把四川盆地建成“開放的高地”“開放的高原”“開放的高峰”。(作者系省社科院黨委書記、教授)

    提升戰略地位

    增強發展后勁

    □魯榮東

    新一輪西部大開發戰略是我國拓展發展空間、形成戰略回旋余地的重要保障,將為四川發展帶來重要機遇——

    提升四川戰略地位。新一輪西部大開發更加強調“擴內需”,突出西部地區作為我國發展巨大戰略回旋余地的作用,有助于四川承接國家重大產業布局,加快經濟轉型升級。

    提高對外開放水平。新一輪西部大開發更加強調“促開放”,突出西部地區由內陸腹地走向開放前沿的格局,有助于四川統籌利用好國內國外兩個市場兩種資源,開拓發展空間。

    夯實四川發展基礎。新一輪西部大開發更加強調“補短板”,突出西部地區在重大基礎設施建設等領域的問題,有助于四川加快推動重大基礎設施建設,著力完善民生,堅實發展基礎。

    加強四川可持續發展。新一輪西部大開發更加強調“護生態”,突出西部地區在維護全國生態安全中的地位,有助于四川構建生態保護的長效機制,增強可持續發展能力。

    利用好西部大開發的有利條件,需要四川緊扣其新內涵,結合實際乘勢而上,推動發展行穩致遠。

    要提升創新能力,承接國家重大產業布局。發揮四川在承接國家重大產業布局上的科教資源優勢,加快建設國家產業技術創新中心,推動軍工科研院所分類改革,賦予科研人員更大的自主權,激發全社會創新活力。

    要加快高鐵建設引領帶動,補齊發展短板。推動四川加快進入“高鐵時代”,繼續實施向高鐵建設投資的傾斜政策,不斷提升鐵路建設基金管理水平,充分利用資金市場加大向社會籌集資金,形成多渠道投資高鐵的機制。

    要創新生態補償機制,加大生態保護力度。通過創新生態補償機制帶動發展與保護和諧統一,提高重點生態功能區一般性轉移支付標準,開展碳排放交易、水權交易、排污權交易試點,建立完善市場化生態補償的制度框架。

    要建鏈強鏈補鏈延鏈,打造優勢特色產業。通過完善產業鏈來培育壯大優勢特色產業,圍繞“5+1”產業體系,運用好產業投資基金和相關政策,引導社會資金加快投入完善產業鏈的項目,形成產業發展的集群效應。

    要打造世界級城市群,集聚全球要素資源。推動成渝城市群向世界級城市群發展,深化“放管服”改革,建設國際化、法制化營商環境,加快人口城鎮化,激發“人力資本”與“人才資本”雙重優勢,全面提升城市群競爭力。(作者系省經濟發展研究院院長)

    把握好時間差力度差

    夯實逆周期調節壓艙石

    □吳垠

    中國經濟運行穩中有變、變中有憂,外部環境復雜嚴峻,經濟面臨下行壓力,中央的宏觀政策要強化逆周期調節。相對全國的宏觀經濟下行,四川2018年的經濟表現為“逆勢上揚”,預計增速比全國平均水平略高。因此,要把握好中央宏觀政策逆周期調節的政策杠桿效應,為保證“六穩”和提振市場信心找到突破口。

    應對經濟下行和外部壓力,中央的財政政策要加力提效,實施更大規模的減稅降費,并增加地方專項債券規模;貨幣政策則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提高民營企業和小微企業直接融資比重。這種強度效應,為四川補短板、降成本、擴投資、去杠桿、防風險提供了充分的政策騰挪空間,這恰是我們把握好從中央到四川的逆周期調控的時間差、力度差,重點是積極預判中央政策執行的強度范圍,按照“產業優先”“六穩布局”“提質增效”的思路布局高質量發展的重要機會。

    按普惠共贏方式推動國有、集體、股份制及外商投資等企業的發展。2018年1-11月,四川的這四類企業增加值同比增長7.1%、9.5%、9.1%、4.2%。雖然略高于全國水平,但結構性問題突出。減稅降費去杠桿,要著力布局國企、外商及港澳臺商投資企業;集體企業和以民營經濟為主體的股份制企業,要加大企業融資力度,激發內生動力。把中央對四川的轉移支付、各類補貼、新增地方債切實用于各類企業實體運營過程,按普惠共贏方式拓展企業生產發展空間。

    緊緊扭住產業體系振興的龍頭不放松。夯實制造業這塊逆周期調控的壓艙石,“5+1”現代產業體系是鞏固、增強、提升、暢通我省經濟體系的產業基礎。地方債增量部分將主要配置在第二產業的中、高端制造業方面,為產業體系逆周期而上創造新舊動能轉換的催化劑。

    從擴大有效需求轉向擴大有效供給。依靠短期擴展有效需求來完成逆周期調節受制于新增消費需求熱點領域尚不明朗;從四川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著手,把中央“加力提效”優惠政策以擴大有效供給的方式加以放大,形成對國資國企、基礎設施、財稅金融等領域的有效供給“合力”和“紅利”,開拓四川高質量發展新局面。

    動態調節人口、土地、房價、環境的平衡關系。經濟下行將引發人口凈外流,并引起土地、住房市場的聯動效應,城鄉環境也會缺乏人氣。著力提升人口城鎮化就地、就近就業率、創業率等,將為四川贏得逆周期調節的先機。(作者系西南財大教授)

    千方百計用好政策

    讓蜀道加快變“速道”

    □趙曉斌

    2019年,對國內經濟而言,保持運行在合理區間仍是重要任務?;A設施與經濟增長聯系非常密切,其完善程度是一個國家或地區經濟能否長期持續穩定發展的重要基礎。為穩投資,國辦于去年10月發出“保持基礎設施領域補短板力度”的指導意見,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又明確“加大基礎設施等領域補短板力度”,在追求“經濟基礎設施”結構與效率的同時,還注重了社會、生活、文化等基礎設施建設。這不僅會促進短板領域投資的穩步增長,還能形成供需互促共進的良性循環,提高社會經濟整體運行效率。

    四川基礎設施還有很多短板,人均基礎設施資產占有量還處于較低水平。木桶的容積是由最短的木板決定的??梢哉f,正是基礎設施這塊短板嚴重制約著四川新時代發展質量的提升。四川省級財力還不夠強,各地財力也較薄弱,完全靠自身完成基礎設施建設短期內困難不小,中央加大基礎設施等領域補短板力度剛好提供了很好機遇。各級各地都應增強政治意識、機遇意識、責任意識,切實把落實中央決策部署轉化為工作動力和發展動力。

    對四川來講,當前最重要的是千方百計用好政策機遇,加快讓蜀道變“速道”。省委十一屆三次全會就突破高鐵瓶頸打造現代綜合交通運輸體系作出決策部署,省委經濟工作會議提出了加快完善現代綜合交通運輸體系的新要求。具體來講,主要就是構建四條大通道:一是“四向八廊”的鐵路大通道,二是國際航空客貨運戰略大通道,三是高速公路進出川大通道,四是西部地區出海大通道。這些大通道建成,“蜀道難”將徹底成為歷史。

    要千方百計銜接爭取重大項目。在抓好重大項目儲備的基礎上,力爭把我省項目納入到國家大戰略、總盤子中。同時堅持盡力而為、量力而行,絕不搞盲目投資、重復建設。

    要千方百計保障項目開工建設和在建項目順利實施。推動項目盡早開工建設,盡快形成實物工作量。對關系國計民生的在建項目,做好各類保障,避免資金斷供、工程爛尾。

    要千方百計創新優化投資環境。徹底摒棄“一畝三分地”思維,杜絕觀望應付、敷衍塞責行為,當好深化“放管服”改革的實踐者和推動者,做好優化投資環境的每一件事。

    要千方百計動員引導民營企業參與進來。深入貫徹落實已出臺促進民間投資政策,持續激發民間投資活力。盡快在交通領域推介一批投資回報機制明確、商業潛力大的項目,吸引符合條件的民營企業積極依法依規參與基礎設施建設。(作者系省政府督查室副主任)

    推動升級國家戰略

    打造世界級城市群

    □盛毅

    抓住有利條件,深入推進成渝經濟區建設,對當前四川發展意義重大。

    一是適應了長江經濟帶戰略深入實施的需要,能夠借助國家推動東部地區產業向中西部轉移、更大力度建設中上游基礎設施、推進長江綠色發展等契機,爭取國家更多改革開放舉措布局和重大項目落地,強化成渝經濟區對中高端要素的吸引力。二是順應了現階段城市群主導區域發展的大趨勢,可以與京津冀協同發展、長三角一體化、粵港澳大灣區等國家戰略呼應,爭取成為國家應對經濟下行挑戰、推動重點區域產業率先轉型升級的支撐和示范。三是符合四川正在實施的“一干多支”戰略需要,有利于統籌多個國家戰略和中央政策在四川的實施,通過加強與重慶在多個領域的共建共享和一體化發展,支持成都建設國家中心城市,推動各區域性中心城市發展邁上新臺階。四是把握了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深刻內涵,將從優化區域分工的角度,推動各種要素向能夠強化各自優勢的城市流動,明顯增強中心城市的產出能力和整體競爭力,逐步減輕人口和產業承載能力不足區域的產出壓力。

    用好有利條件,建議從以下方面著力:落實好與重慶市簽署的深化合作5年行動計劃和12個專項合作協議,力爭對促進兩地一體化作用大的領域逐個取得突破,爭取將打造世界級產業集群和世界級城市群等謀劃,上升為國家戰略,納入下一步國家中長期發展規劃。

    借鑒先進省市經驗,著力打造成都都市圈,提升“一干”的輻射帶動能力,不僅要制定成都與德陽、資陽、眉山等城市同城化發展的規劃,而且要推進環成都經濟圈的一體化發展,還要加強成都都市圈與各經濟區的協同發展,同時引導環重慶區域融入重慶都市圈。

    充分發揮企業主體作用,支持企業跨區域布局產業鏈,尋求協作企業,可選擇一些有代表性的產業如汽車制造、電子信息、旅游開展跨區域發展試點。同時充分發揮商會、行業協會、各類社會團體的橋梁紐帶作用,分行業、分區域、分層次建立共建共享關系。

    要在跨區域聯席會議、省領導聯系經濟區制度、部門對口交流溝通、產業園區共建等基礎上,探索構建更有力度的區域協同發展體制機制,京津冀協同發展中由國務院統籌協調北京及其周邊的開發建設,長三角設立一體化發展辦公室等做法都值得借鑒。此外,應探索建立有一定行政授權的管委會、調整行政區劃等。(作者系省社科院研究員)

    打通軍民優質“資源池”

    倒逼建立協同創新機制

    □尹宏禎

    隨著新一輪世界科技革命、產業革命、軍事革命加速發展,國家戰略競爭力、社會生產力、軍隊戰斗力的耦合關聯越來越緊密。充分利用好中央賦予的在全面創新改革方面先行先試的權利,立足現有基礎,推動軍民深度融合發展,是四川當前打造發展新引擎、拓展發展新空間、培育發展新動能的重要選擇。

    深入實施軍民融合發展戰略,可以打通軍民兩大優質“資源池”,倒逼供給側建立開放協同創新機制。軍轉民的前提是大量高端軍用技術民用化,是創新驅動模式的重要路徑;民轉軍的前提是先進技術的軍工應用,是分擔企業創新成本的有效方式。兩者都需要投入大、風險高的高端技術市場,軍民融合恰恰提供了此類市場,全面推進國防和軍隊現代化就是該市場的需求側。我省天府新區、綿陽科技城、成都高新區國家自主創新示范區、攀西國家戰略資源創新開發試驗區等高端創新平臺的建設為需求側轉換為供給側動能提供了基礎和有利條件。

    更好發揮軍民融合和全面創新改革“平臺”的溢出效應,要注意以下幾點:一是不斷建設高端創新平臺,尤其是建設能夠體現體制機制創新的高端平臺;二是培育創新發展引擎,就四川省而言,主要是創新主體“深”“廣”的培育,一方面是多元化主體的培育,另一方面是專業化主體的培育;三是加強創新生態系統的建設,把組合應用、跨界創新的思維、理念、方法論引入到軍民融合和全面創新改革的創新生態系統建設,特別是在應用領域快速突破的機器人、人工智能、自動駕駛、區塊鏈分布式安全系統、北斗定位系統等軍用技術的國產化領域,加速民營創投資本與軍用技術相結合,加速軍用關鍵技術突破與民生工程相結合。(作者系省委黨校副教授)

    破解不平衡難題

    撬動內需“寶藏”

    □韓文麗

    中央對“三區三州”等深度貧困地區幫扶力度不斷加大,不僅是我省打贏脫貧攻堅戰的有利條件,更是推動跨越發展的有利條件。

    這有利于破解四川區域發展不平衡不充分難題。區域之間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嚴重影響了區域之間的協同發展、均衡發展。這種局面在四川存在了很長時間,跳出扶貧看發展,貧困不但是貧困人口的問題,更事關發展大局。這次全國一盤棋的脫貧攻堅戰,將是破除四川區域經濟發展不平衡頑疾的重大歷史契機。區域之間發展不平衡的本質還是貧困問題,為了打贏脫貧攻堅戰,無論是中央和地方,都對政策傾斜、資金注入、項目安排等等,做了精心布局。特別是《關于支持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的實施意見》以及《“三區三州”等深度貧困地區旅游基礎設施改造升級行動計劃(2018-2020年)》等文件,對深度貧困地區的產業發展、基礎設施改善以及易地搬遷等都做了具體安排。以易地扶貧搬遷為例,原來要搞易地搬遷,沒政策無資金,對于地方上來說,做成事情很難?,F在易地扶貧搬遷則成為了實現鄉鎮面貌大改觀、村容村貌大變化、基礎設施大提升的一次難得機遇。

    脫貧攻堅有利于撬動內需這個“寶藏”。木桶定律認為,一只水桶能裝多少水取決于它最短的那塊木板。對一個地方而言,放大消費總量的人群不是富有的人群,而是那些更具有邊際效應的低收入人口。四川有9100多萬人口,是挖掘內需、撬動發展的“寶藏”。能夠真正為消費提供增量的人群,往往是那些需要脫貧、增收的群體。抓住用好打好脫貧攻堅戰、中央對“三區三州”等深度貧困地區幫扶力度不斷加大的有利條件,不僅是實現脫貧的有利條件,而且更為四川未來跨越發展奠定一個堅實的基礎。

    利用好這些有利條件,要注意把握以下幾點:一是深刻認識到脫貧不是負擔,而是經濟社會發展的最大機遇,充分發揮好脫貧攻堅在經濟社會發展全局中的“支點”作用;其次,貧困人口不僅是被幫扶的對象,更是實現脫貧不可缺少的“參與主體”,因為有利條件只有被更多的人實踐,條件才能形成生產力;再次,要進一步把精準脫貧置于全面推進產業發展的大背景下思考問題,聚焦重點特色產業,將產業發展資金用在“刀刃”上,著力打造優勢產業板塊。(作者系西南交大副教授)

    編輯:李娟

    延伸閱讀

    澳门网上博彩